文史记忆丨关于金华古城保护利用的对策与建议
2018-07-04 06:17

  【编者按】“小邹鲁”金华,文化资源丰富、地位独特。为充分挖掘、展现这一丰富的资源,提升浙中生态廊道的文化内涵,金华市政协文史委联手市社科联、市方志办、市文物局、市档案局、市婺文化研究会和金报全媒体中心、金华晚报、浙江新闻客户端、金华之声共同推出“文史记忆”,寻找八婺共建共融共享共赢的文化力量。

  以古子城为核心的金华古城,是金华城市之根、文化之根,它代表了金华城市的厚度,承载了金华人民浓浓的乡愁与记忆。严格保护、有效利用,使之在传承文脉的同时,服务现代化都市区建设,是我们的责任,也是金华人民的期待。自1996年启动历史文化街区创建,特别是近年来,随着“一城一区”战略的实施和一批重点项目的推进,金华古城尤其古子城区块的保护利用取得了一定的成效。然而,必须正视的现实是:与当下风生水起的成都宽窄巷、福州三坊七巷、杭州河坊街等等相比,金华古城却显得冷清萧条。三年前,衢州来我市学习古城保护利用;三年后,衢州古城火了,人流如织,而我们的古子城门可罗雀。金华古城,问题出在哪?如何让她“活”起来、“火”起来,成为金华人民最想去的城市客厅和外地人最愿去的历史文化寻根之处?为此,根据“全员大调研”活动的要求,市政协文史委在许章才副主席的带领下,就此展开了深入的调查研究。现提出对策建议如下:

  金华古城如何定位?要做成什么?如何布局?如何进行整体营销策划?二十多年来,这始终是令人纠结的问题,而思路上的摇摆又带来了决策和工作上的摇摆。按照当初的定位,这里是“历史文化示范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区,历史名城有机更新先导区”;近年来,则按照“4A景区”来打造。把金华古城作为“4A景区”来打造,这本身没错,但如果仅仅作为一个景区来实施保护开发,则显然不够精准,而且可能会与“历史文化街区”保护的法律法规产生一定的冲突。凡事谋定而动,思路决定出路,出路决定活路,思路一新天地宽。为此建议,在广泛听取各方面特别是专家意见基础上,组织一次专题策论会,进一步明晰金华古城的功能定位和目标取向。从我们的调研看,金华古城可以定位为:历史文化的集中展示区、金华市民的城市休闲客厅、外地游客的旅游目的地。

  目前,金华古城重点保护的是34.7公顷的古子城区块。从实施情况看,这样的空间非常局促,无疑是“螺丝壳里做道场——展不开”。为此,建议进一步放大空间格局,按照西至新华街、北至人民东路、东至旌孝街、南至燕尾州这样的半径进行更大范围、更高层级的统筹规划,有机串联原金华府城范围内的各种要素,合理布局功能区块。如果从更高的视野来谋划,还当充分考虑金华山——金华城——金华江——燕尾州之间的有机链接,形成一个“山城江州一体”的强大气场。为此,应尽早启动两项工程:一是婺州公园矮化工程,通过“矮化”,重显“水通南国三千里,气压江城十四州”之盛况。二是实施三江六岸提档工程。三江六岸的提档改造,既要有绿化、亮化,更要有文化。建议适当修复一些老码头、老浮桥、老埠头、老客栈;沿三江六岸合理布局诗词碑林、历史文化名人雕塑长廊。通过三江六岸的提档改造提升城市品质,为城市夜游项目的开展提供支持,既可更好满足市民休闲需求,又可大大拉长古城游地理空间,延长游客驻足时间,最大限度地集聚人气。需要明确的是,城市“夜生活”反映了一个一个城市的繁华程度,夜游是城市旅游必须的“标配”和支撑。

  体制机制问题是制约金华古城保护利用最突出的问题,体制问题不解决,金华古城的保护利用绝难有效展开。从国内古城保护利用成功案例看,其管理主体、开发主体是非常明确、高度集中的。而金华古城启动保护20多年来,管理体制一变再变,当前,相关的管理和开发主体涉及到古城办、提升改造指挥部、文旅公司、城投公司、交投公司、酒坊巷拆迁指挥部以及文物、旅游、建设、交通、水利、行政执法、市场监管等众多的部门,人人有责,谁都不负责,“叔叔”很多,“父母”缺位,多龙治水水难治,行政资源严重内耗。我们认为,金华古城需要的不是一批孩子有出息时抢着揽功、孩子犯错时忙着推过,习惯于品头论足的“叔叔”,而是一个坚强有力、高度负责、能干成事的“父母”。为此,建议抓紧明确体制,建立一个强有力的、既有权力又有责任的、能统筹协调的高层级的指挥机构,集成区域内一切行政资源要素,以行政资源要素的集成牵引金华古城各种物质的、文化的资源的集成,放大几何效应。同时,在明确体制后,要坚持“专业的事由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引入有资本实力、有运作经验的国内外顶级团队,实施具体的保护利用和市场运营。而政府主要管规划、管政策、管服务、管环境营建,政府与市场各就其位、各司其职,同向发力,如此,金华古城的复苏繁华方能尽早实现。

  金华古城最大的特色和优势是历史、是文化,金华古城的保护利用必须把这个特色、优势用到极至。文化不是用来“我爷爷的爷爷如何如何”显摆的,而是应当用来教育后人、服务当下的,“文化性”是打造“4A景区”的灵魂,保护是前提,利用是关键,改造是手段,复兴是目的。

  两千多年的历史演进使金华古城积淀了无比丰厚的物质和非物质形态的历史文化。这里曾有形式多样、各俱魅力的府衙文化、书院文化、考寓文化、抗战文化、非遗文化;这里有1个国家级、3个省级、6个市级文保单位和1393米的老城墙,金华府治、府儒学(文庙)、侍王府、天宁寺、永福寺、满堂书院、永康考寓等200多处建筑遗存、名人古迹;这里曾有几十家考寓和书院及二十余处牌坊,酒泉井、休文井、莲花井等近二十口古井,保宁门、赤松门、金华门、桐树门等11个老城门;还有沈约、李白、陆游、李清照、黄宾虹、周恩来等等一大批历史文化名人在此留下的诗篇和足迹,可以说,这里的每一条老街、每一幢古建、每一口老井,乃至每一片瓦都是有历史、有文化、有故事、有温度的,记述的是金华人民曾经的价值追求和生活方式,这些都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弥足珍贵的历史文化财富,也是我们进行保护利用最有底气的自信、最可靠的支撑,我们理当让这些文化活回来、站起来,用文化照亮金华古城。然而,不得不承认,金华古城文化虽深不可测,却很难看得见、摸得着、感悟得到。为此,建议抓紧组织学术专家团队,对金华古城文化进行全面系统的挖掘梳理、提升改造、重构重建,在此基础上,通过文化的创意实现文化的当下变现,以文化引领金华古城保护利用和旅游的展开。同时,建议进一步加强文庙等遗存的考古发掘工作,并适时启动一批重要遗存的修复成重建,让深埋于古城的遗存活回来,丰富金华古城的文化内涵。

  当下旅游,已经进入以休闲体验旅游为主的新时代,“走的不如站的,站的不如坐的,坐的不如躺的”成为旅游界普遍认同的营销准则。那么,如何让人站住、坐下直至“躺下”?学术界研究表明,集聚人气30%靠美食,30%靠非遗。因此,如若要打造“4A景区”,必须做足、做深、做活美食和非遗活化展示文章。

  一是开设美食一条街。留住游客的胃,才能留住游客的心。建议在古子城建立美食一条街,让去年金华发展大会上那136道 “碗里的乡愁”走进古城,走进金华百姓的生活,走进外地游客的胃。地点可以考虑设在八咏街;也可结合酒坊巷省级特色历史文化创意街区的打造来一并谋划。

  二是活化非物质文化遗产。非遗活动是吸引游客集聚人气非常有效的方法,去年在保宁门广场举办了4次非遗市集活动,场面火爆。我市非遗项目数位居全省前三,建议抓紧筹建金华非遗展示观,开设一个“非遗广场”和“非遗夜市”;同时,通过有效的政策引导,让婺剧、婺州窑、浦江麦杆画等八婺大地的非遗项目以及名优特产进驻该区域,设展销中心,进行展示展现、互动体验,让古子城“活”起来。

  无论是作为市民休闲的城市客厅,还是未来理想中的旅游目的地,交通的通达性、便捷性是最基本也是最关键的基础条件,制约金华古城人气集聚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交通组织难、停车难。目前古子城周边的东市街、飘萍路是交通干道,川流不息的车流既割断了八咏公园和万佛塔,压缩了古子城的空间,又造成了交通的拥堵。为此,要尽快启动东市街、飘萍路下沉工程,使古子城与八咏公园、万佛塔、婺江、燕尾州连为一体,把古子城打造成为金华人愿意去、外地人想着来的城市客厅。同时要建好吃、喝、游、乐、购、住、行等必备的基础配套,在当前,尤其要抓紧推动大型地下停车场建设,解决停车难问题,让人们进得来、留得住、玩得起、出得去。

  (市政协文史委课题组 课题组组长:许章才;成员:吴远龙(执笔) 童彩根 潘峰)